导航菜单
首页 » 橄榄婚尚画报 » 正文

杭州网-《通鉴》笔记:张仪连横|六次战术成功,不抵一次战略意外

一、说服魏国

《通鉴》笔记:张仪连横|胁之以害,劝魏事秦

公元前317年(周慎靓王四年),张仪说服魏国与秦连横,随后回到秦国任国相杭州网-《通鉴》笔记:张仪连横|六次战术成功,不抵一次战略意外。转眼六年过去了,在秦惠王领导下,秦国开始进一步实施连横战略。

二、说服楚国

秦惠王使人告楚怀王,请以武关之外易黔中地。

楚王曰:"不愿易地,愿得张仪而献黔中地。"

张仪闻之,请行。

王曰:"楚将甘心于子,奈何行?"

张仪曰:"秦强楚弱,大王在,楚不宜敢取臣。且臣善其嬖(b)臣靳(jn)尚,靳尚得事幸姬郑袖,袖之言,王无不听者。"遂往。

楚王囚,将杀之。

靳尚谓郑袖曰:"秦王甚爱张仪,将以上庸六县及美女赎之。王重地尊秦,秦女必贵而夫人斥矣。"

于是郑袖日夜泣于楚王曰:"臣各为其主耳。今杀张仪,秦必大怒。妾请子母俱迁江南,毋为秦所鱼肉也!"

王乃赦张仪而厚礼之。

张仪因说楚王曰:"夫为从者无以异于驱群羊而攻猛虎,杭州网-《通鉴》笔记:张仪连横|六次战术成功,不抵一次战略意外不格明矣。今王不事秦,秦劫韩驱梁而攻楚,则楚危矣。秦西有巴、蜀,治船积粟,浮岷江而下,一日行五百馀里,不至十日而拒扞(hn)关,扞关惊则从境以东尽城守矣,黔中、巫郡非王之有。秦举甲出武关,则北地绝。秦兵之攻楚也,危难在三月之内,而楚待诸侯之救在半岁之外。夫待弱国之救,忘强秦之祸,此臣所为大王患也。大王诚能听臣,请令秦、楚长为兄弟之国,无相攻伐。"

楚王已得张仪而重出黔中地,乃许之。

——周赧王四年,前311年

简译:

秦惠王想以武关以外的土地和楚怀王交换黔中之地。

楚怀王对秦国使者说:“我不愿换地,倒是想用黔中之地来换取张仪。”

张仪听后,请秦王同意楚怀王要求。

秦王担心张仪安全,但张仪自信地说:“秦国强,楚国弱,只要有大王作后盾,楚国不敢把我怎样。况且,我和楚怀王宠臣靳尚关系很好,靳尚又是侍奉楚怀王爱姬郑袖之人,而楚怀王对郑袖言听计从。”随后便前往楚国。

张仪到楚国后,楚怀王将其囚禁起来,打算处死他。

危机关头,靳尚对郑袖说:“秦王十分宠爱张仪,必将用城池和美女来赎他。大王看重土地,又尊重秦国,最终肯定会同意这笔交易,到那时,秦国美女将受到宠幸,而夫人您就会遭到冷落啊!”

于是,郑袖日夜在楚怀王面前哭泣,并劝楚怀王:“当臣子的,都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,你不必对张仪耿耿于怀。现在要是杀了张仪,秦国人必定会震怒。请大王将我们母子俩迁居江南,免得成为秦国人刀下的鱼肉。”

楚怀王最终赦免了张仪,并以厚礼相待。

张仪趁机劝楚怀王道:“合纵抗秦,就像是赶着羊群进攻猛虎,其失败是必然的。现在大王您不肯听命于秦国,秦国如果胁迫韩国、驱使魏国来攻打楚国,到时楚国可就危险了。秦国西有巴、蜀两地,备船积粮,沿岷江而下,一天可行驶五百余里,不到十天就可逼近扞关。扞关受到惊扰,扞关以东各地就不得不戒备守城,黔中、巫郡将不再属于您。秦军一旦攻出武关,楚国北部将被隔绝。在这种情况下,秦军南攻楚国,楚国将在三个月内陷入危亡处境,而各国援军却要半年以上才能赶到。等待弱国救援,却忘了强秦的威胁,我真替您感到担忧啊!大王若能听从我的建议,我可让秦、楚两国永为兄弟之邦,不再互相攻伐。”

楚怀王虽然已经得到了张仪,却又舍不得拿黔中之地来交换,就同意了张仪的建议。

三、说服韩国

张仪遂之韩,说韩王曰:"韩地险恶山居,五谷所生,非菽(sh)而麦,国无二岁之食,见卒不过二十万。秦被甲百馀万。山东之士被甲蒙胄而会战,秦人捐甲徒裼(x)以趋敌,左挈(qi)人头,右挟生虏。夫战孟贲、乌获之士以攻不服之弱国,无异垂千钧之重于鸟卵之上,必无幸矣。大王不事秦,秦下甲据宜阳,塞成皋,则王之国分矣。鸿台之宫,桑林之宛,非王之有也。为大王计,莫如事秦而攻楚,以转祸而悦秦。计无便于此者。"

韩王许之。

——周赧王四年,前311年

简译:

说服完楚怀王,张仪又来到韩国,他先是对韩王说,韩国物产不丰,士卒不过区区二十万,而秦国有一百多万甲士,个个勇猛。秦军攻打那些不肯臣服的弱国,就像以千钧重石压于鸟蛋之上,没有人可以侥幸获全。随后,张仪把秦国攻打韩国的策略摆了一番,让韩王感到秦国必胜之势。最后,张仪又劝韩王进攻楚国以结好秦国。”

韩王听从了张仪的意见。

四、说服齐国

张仪归报,秦王封以六邑,号武信君,复使东说齐王曰:"从人说大王者必曰:'齐蔽于三晋,地广民众,兵强士勇,虽有百秦,将无奈齐何。'大王贤其说而不计其实。今秦、楚嫁女娶妇,为昆弟之国;韩献宜阳;梁效河外;赵王入朝,割河间以事秦。大王不事秦,秦驱韩、梁攻齐之南地,悉赵兵,渡清河,指博关,临菑、即墨非王之有也!国一日见攻,虽欲事秦,不可得也!"

齐王许张仪。

——周赧王四年,前311年

简译:

张仪返回秦国,报告了外交成果,秦王大喜,封赏给他六座城邑和武信君的爵位,而后又派他向东游说齐王。

在齐王面前,张仪首先否定了主张合纵之人所鼓吹的齐国的种种优势,告诉齐王,楚、韩、魏、赵四国都已顺服于秦国,如果齐国执迷不悟,秦国将联合各国攻打齐国,到时,齐国再想讨好秦国,就已经来不及了。

于是,齐王也答应了张仪。

五、说服赵国

张仪去,西说赵王曰:"大王收率天下以摈秦,秦兵不敢出函谷关十五年。大王之威行于山东,敝邑恐惧,缮甲厉兵,力田积粟,愁居慑处,不敢动摇,唯大王有意督过之也。今以大王之力,举巴、蜀,并汉中,包两周,守白马之津。秦虽僻远,然而心忿含怒之日久矣。今秦有敝甲凋兵军于渑池,愿渡河,逾漳,据番吾,会邯郸之下,愿以甲子合战,正殷纣之事。谨使使臣先闻左右。今楚与秦为昆弟之国,而韩、梁称东藩之臣,齐献鱼盐之地,此断赵之右肩也。夫断右肩而与人斗,失其党而孤居,求欲毋危,得乎?今秦发三将军,其一军塞午道,告齐使渡清河,军于邯郸之东;一军军成皋,驱韩、梁军于河外;一军军于渑池,约四国为一以攻赵,赵服必四分其地。臣窃为大王计,莫如与秦王面相约而口相结,常为兄弟之国也。"

赵王许之。

——周赧王四年,前311年

简译:

张仪离开齐国后,又到了赵国,他对赵王说:“您带头联合各国抵抗秦国,使秦兵十五年不敢出函谷关。您威震崤山以东,我们秦国很是恐惧,不得不厉兵秣马,积蓄粮草,不敢懈怠。有赖于您的督责,如今秦国已攻下巴、蜀,吞并汉中,包围两周,控制了白马渡口。秦国虽地处偏远,但却对赵国含恨已久。现在,秦国有一些破甲残兵驻在渑池,愿意渡过黄河,越过漳水,进据番吾,相会于邯郸城下,与赵国决一胜负,我到这里,就是作为使者前来知会您。现在楚、秦两国已结为兄弟之邦,韩国、魏国俯首称臣,齐国又献出盛产鱼盐的海滨之地,这等于是砍断了赵国的右臂啊!被砍断了右臂,却还要与人搏斗,失去党羽、孤立无援,如此境况之下,想要没有危险,可能吗!现在,如果秦国发动三支大军,其中一支军队阻断午道,同时命令齐国渡过清河,驻扎于邯郸之东;另一支军队驻扎在成皋,同时驱使韩、魏军队驻守河外;第三支军队驻扎渑池,约定四国联合攻赵,胜后四分赵地,如此一来,赵军如何能抵挡?我私下为您谋划,不如与秦王当面结盟,口头相约,使两国长为兄弟之国。”

赵王也答应了张仪。

六、说服燕国

张仪乃北之燕,说燕王曰:"今赵王已入朝,效河间以事秦。大王不事秦,秦下甲云中、九原,驱赵而攻燕,则易水、长城非大王之有也。且今时齐、赵之于秦,犹郡县也,不敢妄举师以攻伐。今王事秦,长无齐、赵之患矣。"

燕王请献常山之尾五城以和。

——周赧王四年,前311年

简译:

最后,张仪北上到达燕国,又是一番军事推演和胁迫威逼。燕乃小国,眼见各大诸侯都已臣服,便提出献上恒山尾端的五个城邑以向秦国求和。

七、功败垂成

张仪归报,未至咸阳,秦惠王薨,子武王立。

武王自为太子时,不说张仪,及即位,群臣多毁短之。

诸侯闻仪与秦王有隙,皆畔衡,复合从。

——周赧王四年,前311年

简译:

至此,张仪分别说服了魏、楚、韩、齐、赵、燕六国,让它们与秦国连横,在返回秦国的路上,噩耗传来,秦惠王去世了,其子秦武王继位。

秦武王早在做太子时就不喜欢张仪,在他登基后,秦国朝廷中很多大臣纷纷诋毁张仪。

各国诸侯听说张仪与新任秦王之间有嫌隙,都背叛了连横的许诺,再度合纵抗秦。

品《鉴》

1

对秦惠王交换土地的提议,楚怀王竟“不愿易地,愿得张仪而献黔中地”。

私情萌动时,心中当思公法;私愤荡起时,胸中当虑大局。

每个人都应管理好自己的仇恨,因为,如果我们自己不管理,敌人就可能趁机对其加以“管理”,并最终把我们一并“管理”了。

2

张仪曰:"秦强楚弱,大王在,楚不宜敢取臣。且臣善其嬖臣靳尚,靳尚得事幸姬郑袖,袖之言,王无不听者。"

既有外力可以仰仗,又有内线协调周旋,知彼知己,内外兼修,信心自然十足。

领导者要对身边近臣严加管束,留意三分,防止靳尚式的人物常伴左右,否则就会为其所用而不自知。

3

于是郑袖日夜泣于楚王曰:"臣各为其主耳。今杀张仪,秦必大怒。妾请子母俱迁江南,毋为秦所鱼肉也!"

郑袖的枕边风,吹得很有技巧,让楚怀王难以拒绝——就公而言,杀张仪,秦大怒,楚必危;就私而言,借儿女情长,施温柔一击。

4

背靠秦国强大的制度优势、经济优势、军事优势、地理优势,张仪在游说五国时,已无须利诱,基本上是直接威逼——以类似沙盘推演的方式,展示秦国对各国的碾压态势,可谓霸气侧漏。

5

张仪刚对楚怀王说完“请令秦、楚长为兄弟之国,无相攻伐”,紧接着就到韩国鼓动韩王“事秦而攻楚,以转祸而悦秦”。

窃以为,秦国东进,魏国和楚国是两个关键环节。魏国地处枢纽,战略意义不言自明;楚国位居秦国南部,如果楚国强盛,秦国东进就充满后顾之忧,因此,秦国才屡屡打楚国主意,张仪才会动员韩国牵制楚国,以让楚国无力扰秦。

6

张仪说服齐王的方法,相较说服其他人,有一个特别之处——首先将对方所仰仗的优势(齐国有赵、魏、韩三国作为东部屏障)给驳倒,从而确立后续对话的胜势。

7

张仪归报,未至咸阳,秦惠王薨,子武王立。武王自为太子时,不说张仪,及即位,群臣多毁短之。

虽是短短几句话,却让人深感宦海的无奈与悲凉。

张仪遇到的局面,有点像当年吴起和商鞅所面对的——权力更替,青黄不接,新仇旧怨,火力全开

也许有人会说,如果当年张仪注意维系和太子之间的和谐,注意处理和群臣之间的关系,是不是就不会遭此被动?

也许是张仪的疏忽客厅背景墙,也许当时他也曾面临两难

人在江湖,谁没有些不得已呢?

很多时候,我们总以为自己计划周密、措施得当、稳操胜券,但人算之外还有天算,混沌之中,总有我们难以预料和把握的变量在潜滋暗长

突然想起了历经四朝十帝的冯道,但他要在《资治通鉴》尾声中才会出现,我们还是按下不表,留待以后再聊吧~

8

诸侯闻仪与秦王有隙,皆畔衡,复合从。

功败垂成,前功尽弃。

保持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,一张蓝图绘到底,好,但很多时候,说来容易做来难

读《资治通鉴》,阅千载春秋!欢迎关注公众號“静读资治通鉴”,杭州网-《通鉴》笔记:张仪连横|六次战术成功,不抵一次战略意外每天品读一段《资治通鉴》,一起遇见更好的自己!

二维码